廣告
文章
  • 全站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高級
波色公式规律2019 / 企業戰略 / 企業戰略管理 / 正文
 
廣告
 

新到单双公式规律: 所有人都在談轉型,哪個才是大勢所趨?

一文看懂,我國經濟的頂層設計。

波色公式规律2019 www.jjanc.icu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筆記俠”(ID:Notesman),世界經理人經授權轉載。

本文優質度:★★★★★    口感:祁門紅

筆記君邀您,閱讀前先思考:

· 什么是新興產業?

· 妨礙競爭公平的因素是什么?

· 如何建立公平的環境?

一、誰來決定什么是新興產業?

我們在講新興產業創新發展時,首先遇到的一個問題就是:誰來決定什么是新興產業?誰來決定新興產業創新發展的技術路線?——政府,還是市???

我先講幾個案例。

第一個案例,美蘇之間的電子管與晶體管之爭。

冷戰期間,蘇聯人搞的是計劃經濟,政府官員說了算,蘇聯官員認為電子管的功率大,能量大,所以就拼命地發展電子管。

美國人搞的是市場經濟,市場說了算,所以美國人就往晶體管的方向去發展。

其結果,現在電子管早已經被淘汰得無影無蹤了,但是晶體管卻越做越小,現在一個指甲蓋大的芯片上就有上億的晶體管。

所以在美蘇之間的這場競爭中,表面上看是蘇聯敗給了美國,實際上是政府敗給了市場。

第二個案例,美日之間的高清晰電視之爭。

日本雖然也是市場經濟,但曾經產業政策的作用比較強,政府官員有一定的影響力,他們認為所謂高清晰電視,無非就是在現有的模擬技術上不斷地增加線條,線條越多越清晰。

在美國的市場經濟是資本市場說了算,經過資本市場的不斷篩選,數字化技術脫穎而出,不僅清晰度高,而且性能穩定。現在你到商場去買模擬技術的電視,恐怕已經很難買到了。

所以,在美日之間圍繞著高清晰電視的競爭中,表面上是日本人敗給了美國,其實也是政府敗給了市場。

第三個案例,中國的華錄。

當年,根據朱基總理的批示,“中國華錄”引進了世界上最先進的技術裝備和生產線,但等到一切準備就緒要投產時,光盤出現了,沒人再使用錄像機、錄像帶了。

這說明,即使是再聰明的領導人也很難預料到技術路線會發生根本性變化。

第四個案例,支付寶。

當年為了發展西部地區的基層金融服務,上屆政府曾明確規定:如果金融機構要想在沿海地區設立一個基層分支機構,必須先到西部去設一個村鎮銀行。

但是誰想到支付寶橫空出世,很多金融服務通過手機就完成了。

所以說,再聰明的政府也想不到技術路線會發生這么大的變化。

第五個案例,光伏產業。

2008年國際金融?;院?,有一段時間各級各地政府都在大力扶持所謂“戰略新興產業”,許多地方政府都競相鼓勵發展光伏產業。結果卻是,無錫的某個光伏企業最后負債累累、瀕臨破產。

怎么辦?政府管還是不管?救還是不救?如果不管不救的話,都是你地方政府忽悠人家去搞光伏的,現在人家企業要破產了,你政府不救說不過去呀!可是如果要救的話,那救得過來嗎?救了這家企業,救不救其它企業?

所以,我們一定要破除兩個“神話”:

第一個神話是說,“政府官員比企業家聰明”。其實更多的時候,恐怕還是企業家比政府官員更聰明。

第二個神話是說,“中央政府的官員要比地方政府的官員更聰明”。

這恐怕也不對。比如在提供公共服務方面,其實地方政府的官員常常比中央政府的官員更清楚當地老百姓最急需什么,是一所醫院?還是一所學校?還是一個垃圾處理???

所以,這兩個神話一定要破除,否則我們在討論發展新興產業的時候就很容易走入誤區,被政府(官員)引入歧途。

二、有哪些因素妨礙著我國的公平競爭?

要想依靠市場機制來發展新興產業,最好的辦法就是為企業提供公平的競爭環境。

那么,在現階段,究竟有哪些因素妨礙著我國經濟領域的公平競爭呢?我們認為,至少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霸王式的行政壟斷抑制了市場競爭。各種市場準入往往限制了真正的新興產業的發展。

第二,選擇性的產業政策阻礙了公平競爭。沒有被政府選上的“新興產業”就很難獲得各種必要的資源。

第三,分封式的地方?;し漣送騁皇諧〉慕?,也阻礙著新興產業的發展。比如很多地方對新能源汽車采取鼓勵政策,但是都只扶持本地企業,補貼給本地企業。

一方面導致外地企業的不公平待遇,另一方面又導致大量的資源浪費,甚至是貪污腐敗。

第四,溺愛式的國企政策導致非國有企業處于劣勢地位,同時還造成了國有企業的“巨嬰現象”,國有企業壟斷限制了某些新興產業的發展。

第五,“結構性的宏觀調控”導致國進民退的惡性循環。

經濟復蘇時,往往是民營企業首先發現一些新興產業,然后是國有企業跟進。

等到經濟過熱時有關部門就定義為“局部過熱”、“部分行業過熱”,于是就采取“有保有壓”的所謂“結構性宏觀調控”,?;す釁笠?,打壓民營企業,如當年的“鐵本事件”。

等到經濟下行時,民營企業要么破產、要么重組,實在得不到“破產?;ぁ本橢荒堋芭藶貳?,而國有企業則變成了“僵尸企業”,僵而不死。

等到經濟過冷需要刺激經濟時,就由政府出來為國有企業“兜底”,要么是債轉股,要么是財政補貼,要么是剝離不良資產,實際上是都是由納稅人來買單。

第六,歧視性的金融政策妨礙了企業間的公平競爭。

民營企業的貢獻已經達到“五、六、七、八、九”了,但是長期以來民營企業能夠得到金融資源卻少的可憐,據說還不到20%。

由民營企業發現的真正的新興產業往往得不到足夠的資金支持。

第七,差別化的出口導向政策造成企業之間的嚴重不公。

能夠出口的企業不僅能夠“出口退稅”,而且更容易獲得信貸、外匯等金融資源。有些新興產業未必一開始就具有“出口能力”,因而得不到應有的金融資源。

第八,非對稱的財稅政策拉大了企業之間的收入差距,一方面對國有企業進行補貼,另一方面對民營企業加強征稅。能夠發現新興產業的民營企業面臨沉重的稅費壓力。

第九,歧視性的宣傳政策導致企業的社會地位嚴重不公。

一方面不斷宣稱國有企業是“共和國的長子”,是“黨的執政基礎”;

另一方面又經常釋放“消滅私有制”、“民企離場論”等“輿論恐怖信息”,使得民營企業不敢投資新興產業。

第十,現有的競爭政策體制無法防止和克服上述不公平現象。

即使是現在三個反壟斷司局合并到了市場監督總局,但由于該機構行政級別過低,而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又沒有做實,所以,無法擁有足夠的權力和權威,尤其是在競爭政策審查方面力不從心。

沒有公平的競爭環境,新興產業就無法依靠市場力量脫穎而出,而依靠政府又容易走入歧途。

三、產業政策研究歷史

這里只談產業政策這個方面。最早引進產業政策這個概念的是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

1986年,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由馬洪、孫尚清帶隊到日本考察,后來給趙紫陽總理寫了報告,提出了重視產業政策的一些建議,趙紫陽總理做了重要批示。

90年代,在中國,最早對產業政策進行反思的是劉鶴主任。他早在90年代中期就撰寫了一篇《走向大國開放經濟下我國產業政策的依據和特征》,對產業政策進行深刻反思,指出:“以往認可的產業政策依據正逐步消失”。

2004年,吳敬璉老師和劉世錦副主任之間有過一場論戰,是關于重化工產業的討論。

劉世錦領導的課題組認為,重化工過程是必經之路;而吳老師經過認真梳理國內外的經驗,包括經濟學的理論,認為重化工并不是一個必經之路。

經過多年實踐,現在產能過剩的行業基本上都是在重化工領域。

2008年,國際金融?;院?,我國各級政府、各地政府都大力研究所謂“戰略新興產業”,制定了許多扶持這些“戰略新興產業”的產業政策。

2016年,林毅夫和張維迎開展了一場關于產業政策的爭論,在這場討論之后,吳敬璉老師在清華演講時說:“中國的產業政策不是存廢的問題,而是如何轉型的問題。

所以我們在研究競爭政策的時候,吳敬璉老師建議我們與產業政策結合起來進行研究,我們受益匪淺。

四、產業政策自身需要加快轉型

為了更好地適應變化了的國內外形勢,我國的產業政策本身需要盡快轉型,實現以下轉變:

一是從剛性的產業政策轉向柔性的產業政策。

過去各級政府制定了產業政策以后,就要求企業必須執行,這就是所謂“剛性的產業政策”。

今后,產業政策應該變成“柔性的產業政策”。

比如,現在的日本政府有關部門通常只發布一個未來產業發展“展望”,根據政府自己掌握的信息和企業界、學術界之間反復交換意見之后,研究得出一些初步的判斷,認為哪些產業有可能是新興產業,哪些產業有可能要被淘汰。

但是,政府只做到這一步,至于企業要不要進去、要不要投資,那是企業自己的事情,政府不會干涉。

二是從縱向的產業政策轉向橫向的產業政策。

過去的產業政策都是縱向的,比如鋼鐵、水泥,都是縱向的以行業為基準的政策措施。以后要變成橫向的產業政策,比如中小企業政策。

三是從選擇性的產業政策轉向功能性的產業政策。

過去都是政府自己挑選幾個產業,要么重點扶持,要么重點?;?。今后就應該變成功能性的產業政策,比如把基礎設施搞好。

我去年到韓國考察,發現韓國政府現在不是直接給企業補貼,而是往兩頭延伸:

一方面往前走、往上游投,往研發方面投入,尤其是一些基礎理論的研究,再往前就是往教育領域投,培養專業人才。

另一方面就是往后走,往下游投,比如產品生產出來以后,政府為企業參加展覽會免費提供展位、協助企業搞宣傳。

所謂“韓流”實際上就是韓國政府在背后,一方面增強了民族自信心和國家的凝聚力,另一方面又為韓國的化妝品等行業做了廣告宣傳。

結果,受“韓流”的影響,許多中國的年輕人都跑到韓國去買化妝品。

四是從傾斜性的產業政策轉向競爭性的產業政策。

過去對政府認定的“戰略新興產業”就重點扶持,今后應該是營造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讓企業自己去發展他們認為有前途的“新興產業”。

五是從以國家(地方)利益為中心轉向以國際規則為準繩。

過去以“國家利益”、“地方利益”為中心制訂產業政策的時候就會發現,所謂“國家利益”和“地方利益”之間、“地方利益”與“地方利益”之間經?;嵊諧逋?。

從“國家利益”的角度,中央政府總是希望各地能夠“有分工”,但是各地政府都從本地的“地方利益”出發,什么賺錢就發展什么。

今后應該更多地是以國際規則為準繩,干什么事情都要注意遵守國際規則。

四、產業政策向競爭政策轉型

除了產業政策自身的轉型以外,還要加快推進產業政策向競爭政策轉型。

1.什么是競爭政策?

競爭政策的核心是競爭中性原則,包括監管中性、稅收中性、融資中性等等。

競爭政策一共有三個大的支柱:

第一個支柱是促進競爭,也就是反壟斷。

第二個支柱是規范競爭,就是反不正當競爭。

第三個支柱是競爭政策審查。

就是要對過去各級政府已經出臺的經濟政策,逐一進行審查,凡是不符合競爭中性原則、不符合公平競爭原則的政策法規,要么進行修改、要么盡快廢除。

再有就是今后再出臺經濟政策時,都必須事先經過競爭政策委員會的競爭政策審查,凡是不符合競爭政策的,都必須重新修改,否則就不能出臺。就是要對經濟政策本身加強“審批”。這就是競爭政策的基本含義。

有關“競爭中性”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93年澳大利亞提出的《希爾默報告》。

“澳版競爭中性”主要是針對其國內,倡導國企和民企的公平競爭;

2009年OECD采納了該原則,“OECD版競爭中性”提出了8個基本原則,將其變成一個國際貿易規則;

再后來,“競爭中性”被美國引入到《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等國際貿易談判中.

“美版”主要針對談判對手的國有企業問題,要求取消國企補貼,實行嚴格的知識產權?;ず脫細竦睦凸?、環境標準,使其成為美國政府的一個談判武器,并在重塑國際貿易規則。

2.競爭政策和產業政策之間是什么關系?

學術界對此有不同的觀點。

沖突論”認為,產業政策和競爭政策之間是相互矛盾的、相互沖突的。

互補論”認為,產業政策和競爭政策之間是互補關系。

從屬論”有兩種觀點,一種觀點認為產業組織理論就是競爭政策,因此是產業政策的一個組成部分;而競爭政策審查理論則主張產業政策應當服從于競爭政策,必須經過競爭政策審查。

交叉論”認為,產業政策與競爭政策之間互有交叉,交叉的部分就是所謂的“功能性的產業政策”。

而“進化論”則認為,競爭政策是產業政策的進化,進一步的發展。

我們在給中央提交的報告里提出一個觀點:政策生命周期論”——我們認為,任何一個經濟政策和產品一樣,都是有生命周期的。

計劃經濟時期我們是以指令性計劃為核心,用指令性計劃來協調統領其它各項經濟政策,執行機關是國家計委。

有計劃的商品經濟時期,1986年我們發展中心提出要以產業政策為核心,用產業政策來協調統領其它各項經濟政策,執行機構是國家發改委(日本是經產省,相當于我國的工信部加商務部)。

我們在最近的這個報告里提出來,市場經濟條件下應當以競爭政策為核心,用競爭政策來協調統領其它各項經濟政策,實施機構應該是競爭政策委員會,國外有的叫反壟斷委員會,有的叫公平交易委員會(日本和臺灣)。

現代市場經濟國家,大都沒有什么“國家計委”或“國家發改委”,但都一定會有一個競爭政策委員會(“反壟斷委員會”或“公平交易委員會”)。

3.為什么要強化競爭政策?

首先,確立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是大勢所趨。

二戰結束時,只有兩三個國家建立了反壟斷委員會。但從90年代到現在已經有大約140個國家確立了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

在我國,舊的壟斷形式——國有企業壟斷還沒有根除,新的平臺壟斷現象又出來了,所以現在學術界都很關注這個事情。

其次,確立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是重中之重。

從國際上來看,美、日、歐當初反壟斷的初衷,大都是政治目的,防止大企業影響各級政府的決策。

拉美國家之所以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沒有確立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導致大企業壟斷,貧富差距拉大。

中國現在正處于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關鍵時期,確立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乃重中之重。

最后,確立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也是當務之急。

一方面,競爭政策的缺位妨礙了我國獲得市場經濟地位的國際認可。

國際上為什么不承認我們的市場經濟地位?有一個客觀事實是:我們還沒有真正確立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

另一方面,從國內來看,強化競爭政策,是當前化解過剩產能、防范金融風險、維持宏觀經濟穩定的一個重要途徑。

在美國,大蕭條時,“去產能”是資本家倒自己的牛奶;在我國,“去產能”時,往往是國有企業產能過剩,倒民營企業的“牛奶”,把民營企業給關了。

而日本在去產能的時候,一定要事先簽一個協定,存留的企業要給退出的企業一筆補償金,為什么?

因為有企業退出價格就會上升,價格一上升,存留的企業一定是受益者,為了維持公平,受益的企業就必須給受損的企業提供一定的補償。從這個角度來講,去產能也需要以競爭政策為手段。

五、官方的最新動向

我們很高興地看到最近發生的一些變化。

十九屆三中全會決定與十九大報告相比,多了一句話:“加強和優化政府反壟斷、反不正當競爭職能?!?/p>

2018年的兩會期間宣布的機構改革,把三家反壟斷司局合并到了市場監督總局,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進步。

但是這個改革我們認為還不夠徹底。

一方面,市場監督總局除了反壟斷、反不正當競爭以外還有其它職能,性能不夠單純。

另一方面,市場監督總局的行政級別沒有上去,無法對其他部委的政策進行有效的競爭政策審查。

所以我們認為這個改革還必須繼續往前走,要么把市場監督管理局的行政級別提上去,要么把現有的“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做實。

2018年夏天,易綱行長在30國集團會議上提出競爭中性的概念,引起大家的廣泛關注。

2018年年底的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強化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12月24號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提出實施競爭中性原則。

怎么實施?

會議指出:今后,在招投標、用地等方面,要對各類所有制企業和大中小企業一視同仁;對民間投資進入資源開發、交通、市政等領域,除另有規定外,一律取消最低注冊資本、股比結構等限制。

這兩條措施就可以明確地告訴大家什么叫競爭中性。

今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首次使用了競爭中性的提法。

我們在回顧和總結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經驗時發現,過去40年有一個基本規律,就是每當我們遇到經濟困難、遇到經濟?;氖焙?,都是先有一個思想解放,通過思想解放帶動改革開放,通過改革開放帶動經濟增長。

我認為,競爭中性的提出就是一次新的思想解放,競爭政策本身很可能是這一輪改革的突破口。就是把改革開放以來關于國企和民企的爭論,通過競爭中性原則把它化解了。

我想,如果我們能夠真的實現新的一輪思想解放的話,那么就能夠帶來新一輪改革開放。

如果能夠進行新一輪改革開放的話,就一定能夠帶來新的經濟增長,新興產業就能夠創新發展,中國經濟就能夠實現中高速,邁上中高端,中國就能夠早日實現現代化。

*文章為講者獨立觀點,不代表筆記俠立場。

內容來源:2019年4月27日,由創合匯主辦的科創板與中國新興產業創新發展論壇上,魏加寧進行了以“產業政策兩個轉型與新興產業創新發展”為主題的分享。筆記俠作為合作方,經主辦方和講者審閱授權發布。

講者簡介:魏加寧,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部研究員。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世界經理人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波色公式规律2019

    

 
 

相關文章

今日聚焦

 
廣告
廣告

世界經理人網站App下載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波色公式规律2019
不倒翁投注法新法整理 七乐彩下载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 时时彩后三乘以0.618 赛车北京pk10网址 全天重庆时时彩大小单双计划 打麻将的规则介绍 飞艇7码免费计划 6码复式2中2多少组 中国vs尼日利亚 3d两胆必下一毒胆今天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app 双色球全部组合数据 网上快三怎么玩稳赚 快三全能必中计划软件破解版